李华坊《浅析西游记》第二章 二心乱乾坤

2016-12-02 19:16 来源:xiyouji.com 作者:李华坊
在经历了“神狂诛草寇”之后,孙悟空内心的恶念膨胀,有可能跟他的本体分离了,幻化成了一个独立的妖怪,也就是应运而生的六耳猕猴。所以孙悟空是什么模样,它就是什么模样;孙悟空拿什么武器,它就用什么武器;孙悟空头上有紧箍儿,它的头上也必然有紧箍儿。——六耳猕猴是孙悟空的一个邪恶版!

(导语:在经历了“神狂诛草寇”之后,孙悟空内心的恶念膨胀,有可能跟他的本体分离了,幻化成了一个独立的妖怪,也就是应运而生的六耳猕猴。所以孙悟空是什么模样,它就是什么模样;孙悟空拿什么武器,它就用什么武器;孙悟空头上有紧箍儿,它的头上也必然有紧箍儿。——六耳猕猴是孙悟空的一个邪恶版!)

        诗曰:人有二心生祸灾,天涯海角致疑猜。欲思宝马三公位,又忆金銮一品台。南征北讨无休歇,东挡西除未定哉。禅门须学无心诀,静养婴儿结圣胎。

 

那如来正讲到这:不有中有,不无中无。不色中色,不空中空。非有为有,非无为无。非色为色,非空为空。空即是空,色即是色。色无定色,色即是空。空无定空,空即是色。知空不空,知色不色。名为照了,始达妙音。概众稽首皈依,流通诵读之际,如来降天花普散缤纷,即离宝座对大众道:“汝等俱是一心,且看二心竞斗而来也。”

——第五十八回,二心搅乱大乾坤;一体难修真寂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在小说第五十七回,“神狂诛草寇,道昧放心猿”中,孙悟空打死了一伙强盗,还把其中一个枭首,提着头拿给唐僧看,被唐僧一气之下赶出了取经团队。这一次,孙悟空没有像上一次被赶走那样回到水帘洞称王作祖,行凶杀人,而是先来到落伽山向昔日劝化他的观音菩萨诉苦,而后要去找如来,解了头上的紧箍。在这里观音菩萨首先做出了一个判断,她对孙悟空说:“据我公论,还是你的不善。”“不善”是什么意思?“不善”就是恶,菩萨明确地指出“神狂诛草寇”是因为你孙悟空的恶!所以需要说明,孙悟空的第二次被逐与第一次截然不同,第一次他打死了白骨精被唐僧赶走,他是冤枉的;而第二次却是他恶心作祟,这是自作孽!观音菩萨在做出了这个判断之后,叫孙悟空别去雷音寺,先在落伽山待着,因为唐僧“顷刻之间,就有伤身之难,不久便来寻你。

等到第四天,果然有人来找了,来的是谁呢?——是沙僧。他一看见孙悟空在这里,非常气愤,拿起降妖杖就往孙悟空脸上劈。观音菩萨及时制止,然后询问原因。沙僧就说孙悟空一路行凶,不可数计,不但打死了强盗,割下人头来吓唬师父,还因为师父将他赶走,趁他与八戒不在的时候,偷偷打了师父一铁棍,抢走了全部的行李,更可怕的是,孙悟空还自己找了一匹白马,一个唐僧,一个八戒,一个沙僧,要拿着行李自己去西天取经。沙僧这次来南海,其实就是从花果山来的,他在洞里已经把那个假沙僧打死了。听到沙僧的话,观音菩萨也很惊讶,说孙悟空来南海已经四天了,中间没有离开过,花果山那个可能是假的,你们一块儿去看看。所以沙僧与孙悟空就一齐来到花果山,果然发现了另一个美猴王。注意书中在这里对假猴王的肖像描写:

模样与大圣无异:也是黄发金箍,金睛火眼;身穿也是锦布直,腰系虎皮裙;手中也拿一条儿金箍铁棒,足下也踏一双麂皮靴······(第五十八回)

这当然是一个假货,但是这个假货足以乱真,因为他身上具有很多的正品防伪,其中最重要的是两样:头上的金箍、手里的铁棒。除了这两样防伪标志之外,假行者的相貌、声音与真猴王丝毫不差,他的本领、神通也与真猴王一般无二。这个角色就是整部《西游记》中最具神秘色彩的人物之一——假猴王六耳猕猴!也就是在这里,真假猴王相遇了,他们随即展开了一场惊天较量,上天入地,搅得人神难安。书中这一回的回目叫“二心搅乱大乾坤”。很明显,“二心”所指向的就是孙悟空和六耳猕猴。这个词在这里用得极其巧妙,可谓妙不可言!“二心”本身是一个佛教术语,指的是“真心”和“妄心”。“妄心”就是妄想分别之心,引用楞严经(卷一)的表述:“从无始来,生死相续,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,用诸妄想。此想不真,故有轮转。”乾隆朝的张书绅在《新说西游记》中就采用了这个解释,认为“二心”指的是真假之心。另外,“二心”还可以指“分心”,比喻做事情不专注;或者指“异心”,比喻内心奸诈、不忠。在这里,真假之心和忠奸之心都大体符合故事情节,但它们都不能准确体现出“二心”所蕴含的深层意义。

正如之前提到的,整部《西游记》可以看作是孙悟空由妖向佛的进化史。在取经路上,他的妖性在逐渐消退,佛性在一步步发展,两者此消彼长,水火不容。“二心”的真正含义其实是存在于孙悟空内心深处的两种意念,即善念与恶念,或者说佛性与妖性。“二心搅乱大乾坤”本质上是发生在孙悟空的佛性和妖性之间的殊死搏斗,是他的善心与恶心之间的终极较量。换句话说,在这一回中,孙悟空与生俱来的善恶之心出现了分化,善心留在他的真身之中,也就是真行者;恶心则化作了六耳猕猴,变成了假猴王。

要证明——六耳猕猴就是孙悟空的恶心——这个论点,我们需要从文本入手,深入解读一下这个角色。先来看他的出场,书中第五十六回“神狂诛草寇;道昧放心猿”,在这一回中孙悟空内心的恶念急剧膨胀,杀人枭兽,尽显妖性,被唐僧赶走了。紧接着下一回,六耳猕猴就出场了。当时唐僧在路上口渴,叫八戒去找水,走了半天没回来,沙僧只好去催水,剩下唐僧独自等在那里。这时候,六耳猕猴忽然跪在路旁,手里捧着一个磁杯,叫唐僧吃口水解渴,还说要去化斋。唐僧看见他回来很心烦,就骂他“泼猢狲,只管来缠我做甚!”这个时候,书中写道:

那行者变了脸,发怒生嗔,喝骂长老道:“你这个狠心的泼秃,十分贱我!”轮铁棒,丢了磁杯,望长老脊背上砑了一下,那长老昏晕在地,不能言语······(第五十七回)

这段情节似曾相识——早在书中第十四回,真猴王归正之后不久,由于不服管束被戴上了紧箍,当时他也曾经举起金箍棒要打唐僧,只是那一次没打中。到这一回里,六耳猕猴用手里的铁棒实实在在打了唐僧。这也正如观音菩萨所预见的那样,唐僧遭遇了“伤身之难”。六耳猕猴不但打了唐僧,还抢走了全部的行李,尤其重要的是通关文牒,回到花果山水帘洞中,找了三个猴精,分别变成唐僧、八戒和沙僧,要领着他们去西天取经,真实目的是要窃取取经的正果,叫南瞻部洲人立他为祖,万代传名。沙僧来花果山要行李,气愤之下打死了那个假沙僧。在这之后,书中写六耳猕猴做了这样的处理:回洞教小的们把打死的妖尸拖在一边,剥了皮,取肉煎炒,将椰子酒、葡萄酒,同众猴都吃了。另选一个会变化的妖猴,还变一个沙和尚,从新教道,要上西方不题。这里的六耳猕猴,显然是一个凶残无人性的妖魔!

说完出场,我们来仔细分析一下六耳猕猴的形象。他的形象与真的孙悟空一模一样,这点很奇怪,因为至少有两样东西,就是前面提到的紧箍和铁棒,是一个普通妖怪无论如何得不到的。尤其这个紧箍,是观音奉旨上长安的时候,如来佛给的,当时一共有金、紧、禁三个箍,还有对应的金、紧、禁三篇咒语。在假猴王出场之前,这三个箍都已经被观音菩萨用掉了——紧箍坑了孙行者,禁箍收了黑熊精,金箍给了红孩儿。真假猴王相遇之后,首先来到落伽山观音菩萨那里。菩萨叫木叉与善财各看住一个,她念紧箍咒,谁疼谁就是真的。结果这两个大圣都是念咒的时候疼,不念咒的时候不疼。后来他们来见唐僧,唐僧又叫八戒、沙僧各搀住一个,也念紧箍咒,结果也是两个一起喊疼。如此看来,他们头上戴着的都是真的紧箍。再说说金箍棒,是孙悟空自带的标配。如果仔细读原著,我们会发现书中第四回、第五回都出现了好几条金箍棒,但那都是孙悟空为了自保而变出来的。由此可以断定,六耳猕猴的那条金箍棒也必然是从孙悟空那儿来的!

因此,这个六耳猕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,诸如白骨精、红孩儿之类的妖怪。我们可以大胆设想一下,在经历了“神狂诛草寇”之后,孙悟空内心的恶念膨胀,有可能跟他的本体分离了,幻化成了一个独立的妖怪,这就是应运而生的六耳猕猴,所以孙悟空是什么模样,它就是什么模样,孙悟空拿什么武器,它就用什么武器,孙悟空头上有紧箍儿,它的头上也必然有紧箍儿,——六耳猕猴实际上是孙悟空的一个邪恶版!

随后的故事发展从侧面印证了这个论点。真假猴王来到天宫,嚷斗到玉帝面前,玉帝吩咐托塔李天王拿照妖镜来分辨他们,但结果很让人失望。书中写道:镜中乃是两个孙悟空的影子;金箍、衣服,毫发不差。在这里,清代的张书绅有一条侧批,说得很准确,他说:“真假原在心上,外面如何照得出。悟一子(陈士斌 [清])在《西游真诠》中也有类似的注释:二心总一行者,目力有所不能穷,照鉴有所不能及也。

所以从相貌上是分不出孙悟空和六耳猕猴的,至少观音菩萨,唐僧,玉帝,以及照妖镜都失败了。但是,在地府,真假美猴王竟然被地藏王经案下伏的一个神兽谛听给听出来了!看都看不出来,怎么能被听出来呢?原来,这个谛听不是一般的神兽,他的本事很大,书中是这样说的:他若伏在地下,一霎时,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、洞天福地之间,蠃虫、鳞虫、毛虫、羽虫、昆虫、天仙、地仙、神仙、人仙、鬼仙可以顾鉴善恶,察听贤愚。这里有一条很重要的信息,就是谛听可以“顾鉴善恶”,能分辨善心和恶心。六耳猕猴代表了孙悟空的妖性和恶念,而真行者则凝聚了他的佛性与善念,两者善恶分明,因而谛听一下子就听出来了。但是因为地府没有降服六耳猕猴的本事,谛听不敢直接说破。它提出来佛法无边,叫两个美猴王去灵山雷音寺如来佛那里折辩。

在这一回的最后,如来佛提出了“四猴混世”的说法,指出有四类猴子不在周天十类之中,那个假猴王是“四猴”中的六耳猕猴。在被如来识破之后,六耳猕猴想要逃脱,但为时已晚,被如来盖在金钵之下,现出了六耳猕猴的本相。看见六耳猕猴现出本相,书中说:孙大圣忍不住,轮起铁棒,劈头一下打死,至今绝此一种——这便是假猴王六耳猕猴的结局了!虽然是在灵山,但六耳猕猴仍然难逃一死,而且是死在了孙悟空的手里,这其实就意味着孙悟空心中的善念最终战胜了恶念,二心同归为一心。所以从这个角度看,六耳猕猴必须要死,而且只能死在孙悟空的手里。如来佛在这一回中对孙悟空了一句很值得品味的话,他说:······那时功成归极乐,汝亦坐莲台。”“坐莲台”什么意思?佛祖清楚地看到孙悟空已经战胜了自身的恶念,离成佛已经不远了。果然在此之后,孙悟空一心向佛,没有再出现“神狂诛草寇”之类的恶行。一个有趣的例证是从书中第五十八回往后,虽然唐僧和观音菩萨都曾拿紧箍咒吓唬过孙悟空,但他们谁都没有因为任何事情再念动紧箍咒。也就是说孙悟空在经历了“二心”之争以后,没有再被紧箍咒咒过,他内心的恶性已经消退殆尽了。

记得小时候看过的卡通片里经常出现这样一个场景,主人公为一件事情犹豫不决的时候,忽然就看见两边肩膀上各跳出来一个小人儿,模样一样,一个穿着天使的衣服,一个穿着魔鬼的衣服。天使与魔鬼所持的意见相反,一个劝人为善,一个叫人邪恶。开始的时候往往魔鬼更凶悍一些,拿着三叉戟把天使赶得到处跑。主人公于是就根据魔鬼的意见净做坏事。到后来,坏事做多了,主人公往往会有所醒悟,这个时候天使的力量就渐渐强大,又把魔鬼战胜了。然后主人公就又变成了好人,专门做正确的事情。与卡通里的情节类似,现实生活中的我们经常要面临一些是非选择,我们的内心世界也时常会上演“二心”的竟斗,那么当我们真的陷入到是非不明,善恶不分,真假莫辨的情形中时,应该如何选择呢?从孙悟空剪断“二心”的故事里,我想至少我们应该意识到如下三点:首先是要多与人进行沟通,把心里的疙瘩解开,真正的朋友是会聆听你,相信你的!孙悟空去落伽山找观音菩萨诉苦就是非常明智的,因为菩萨的判断使他意识到自身犯下的错误,也正是因为有了观音菩萨作证,孙悟空才没有被沙僧进一步误会下去。其次是得要坚定内心中自认为正确的信念,绝不轻言放弃,就像真行者坚持要与假行者分辨,丝毫不肯让步,在落伽山试紧箍咒,上天庭试照妖镜,见唐僧再试紧箍咒,到地府查生死簿,最后来到灵山见如来,就是把乾坤转个遍也一定要存真灭假。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要虚心求教。孙悟空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,几乎问遍了天上地下所有神佛。我们生活中虽然没有这么多神仙,但我们的老师、长辈,以及各行各业的学者、专家都可以为我们提供帮助,帮我们解决困难,度过难关。

六耳猕猴是孙悟空的恶念所化,打死他对孙悟空的成佛之路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。同样,我们生活中遇到的最大敌人也往往是我们自身的意念,战胜自我对每一个人来说都不仅仅是进步,而是一次升华,甚至是涅槃重生。

 

本文选自新浪微博《西游文化站》,作者李华坊。http://weibo.com/litao982?refer_flag=1001030102_&is_all=1

相关推荐:
  • 解读李华坊《浅析西游记》序

    1970-01-01 08:00
    《西游记》是一部传统积累型小说[1],在百回通行本成书之前,民间已经流传着许多相关故事,有的甚至已经成文成本,被搬上舞台进行演绎[2]。
  • 解读李华坊《浅析西游记》第一章 妖佛一念间

    1970-01-01 08:00
    “菩萨妖精,总是一念”,这是观音菩萨在变做妖精之后说的话,意思是妖精与菩萨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,相反的,他们之间的距离很微小,由此及彼,只在一念之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