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寻迷失的古道荒径 金元新道教与《西游记》成书之关系

2016-07-15 14:30 来源:xiyouji.com 作者:西游小编
宋金元时期,是中国道教史上所称的“新道教”兴起时期,所谓“新道教”,其派别说法不一,张广保《金元全真道内丹心性学》(生活、读书、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版)一书《引言》认为,包括兴起在当时中国北方的太一教、真大道、全真道和在南方流行的净明教、内修南宗五大教团。

  关于丘处机之《西游记》与小说之《西游记》的不同,这并非胡适一人的发明专利。清代的钱大听在其《跋长春真人西游记》一文中已有辨明。他说:

  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二卷,其弟子李志常所述,于西域道里风俗,颇足资考证。而世鲜传本,予始于《道藏》抄得之。村俗小说有《唐三藏西游演义》,乃明人所作。萧山毛大可据《辍耕录》以为出自丘处机之手,真郢书燕说矣。(13)

  这一观点自胡适再次提出后,更为众多专家学者所认同。但自《西游记》问世以来,许多人都把其书与丘处机联系。翻找《西游记》文献,这一方面的说法简直举不胜举,如:

  清代尤侗《西游真诠序》:“夫西游取经,如来教之也,而世传为丘长春之作。”

  刘廷玑《在园杂志》:“《西游》为证道之书,丘长春借说金丹奥旨,以心风意马为根本……”

  何廷椿《通易西游正旨序》:“惟元代丘祖所著《西游》,托幻相以阐精微,力排旁门极弊,诚修持之圭臬,后学之津梁也”。

  野云主人《增评证道书序》:“今长春子独以修真之秘,衍为《齐谐》稗乘之文……”

  刘一明《西游原旨序》:“《西游记》者,元初长春丘真君之所著也。”

  梁联第《栖云山悟元道人西游原旨叙》:“《西游》一书,为丘真君著作。”

  苏宁阿《悟元子注西游原旨序》:“长春丘真君,复以事明理,作《西游记》以释厄……”

  樊元礼《读西游原旨跋》:“考丘祖道成之后,著《西游记》一书。”

  冯阳贵《西游原旨跋》:“原夫《西游》之作,乃长春真人,开精一心学之宗,阐三教一家之理……”

  夏复恒《重刊西游原旨跋》:“惟丘真君《西游》一书,包含万象,内藏天机。”

  含晶子《西游记评注自序》:“《西游记》一书,为长春真人所著。”(14)

  更值得一提的是,金元全真教兴起后,出现了为数不少的记录或演绎全真教人物行教事迹的文献。如元代秦志安的《金莲正宗记》、李道谦的《七真年谱》、刘天素谢雨蟾的《金莲正宗仙源象传》,清代则有无名氏小说《七真祖师列仙传》、黄永亮《新刊七真因果传》、潘昶的《金莲仙史》等。尤其是潘昶的《金莲仙史》,述全真教七真传教事迹,力求“朝代、地址、年月、姓氏悉斑斑可考”(见卷末常宝子跋),给读者以“信史”的感觉。其第十六回“白玉蟾死心求道德 丘长春度世作《西游》”,写丘处机应成吉思汗之邀前往西域,在龙门洞别众弟子,过葱岭积雪;西渡流沙河,遨游诸国,度化众生。到天竺国,游月氏、回回等国返至雪山,至灵鹫寺挂单,“见一老僧,法号白云,手捧《封神传》一册,与长春真人观看。真人执过手来,细阅一遍,见其文虽妙,火性未消,不足于道。丘真人在他寺中盘桓年余,著成《西游记》一册,共有百回,九九魔难,妙化无穷,是为修道降魔释厄之玄机也。书成,付与白云和尚。那和尚执去,静玩一月。一日,将长春真人请到方丈,大设筵宴,推真人上座,执弟子礼,并对其所著《西游记》大加夸赞:“字字玄机,声声妙谛”,表示愿投门下为弟子。丘则对他训诫一番:“我观汝之《封神传》中妙法颇有,奈何火性未灭。必须灭尽火性,方证菩提,然后方可论道。欲念除尽,方离欲界;尘情了尽,方出色界……可将我这《西游记》细细玩悟,八十一般魔障灭尽,自然可得真经返国。经者,金也。金丹入腹,大道自然可成也。”丘处机临走时,白云禅师表示感激之情,送丘黄金百两,白银五十,丘不接受。禅师说:“今者蒙师救拔,师徒之分,不必谦逊。况师《西游记》中有言曰:‘欲求天上宝,须用世间财。’唐三藏不舍金钵盂,真经不能到手。虽然是道中的隐语,世礼亦当然也。”(15)


友情提示:支持键盘左右键“← →”键翻页
相关推荐:
  • 解读西游记道教思想论略 仙界道门的荣幸与尴尬

    2016-07-15 13:46
    上世纪二十年代,一场全盘否定清人《西游记》研究成果的飓风横扫学术界。胡适不无愤激地宣告:“《西游记》是被这三四百年来的无数道士和尚秀才弄坏了”,清人的种种说法,“都是《西游记》的大仇敌”[1]。鲁迅亦认为,清人的“劝学”、“谈禅”、“讲道”诸说,都是“三教之徒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