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寻迷失的古道荒径 金元新道教与《西游记》成书之关系

2016-07-15 14:30 来源:xiyouji.com 作者:西游小编
宋金元时期,是中国道教史上所称的“新道教”兴起时期,所谓“新道教”,其派别说法不一,张广保《金元全真道内丹心性学》(生活、读书、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版)一书《引言》认为,包括兴起在当时中国北方的太一教、真大道、全真道和在南方流行的净明教、内修南宗五大教团。

  宋金元新道教及其成因

  宋金元时期,是中国道教史上所称的“新道教”兴起时期,所谓“新道教”,其派别说法不一,张广保《金元全真道内丹心性学》(生活、读书、新知三联书店1995年版)一书《引言》认为,包括兴起在当时中国北方的太一教、真大道、全真道和在南方流行的净明教、内修南宗五大教团。而另有人认为主要包括全真、大道、太一、正一等。道教新教团之所以在当时中国南北兴起并迅速传播,大致可归为以下四方面原因:

  一是社会原因:宋、金、元三朝争战不断,这一类同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动乱社会,使人对生命产生极端的无常心理,成为新宗教滋生的极好温床。人们对宗教思想的强烈依赖,遂给各类宗教提供了一个充分展示自我的机会。

  二是历代统治者的特殊崇教心理:自李唐王室以老子后裔自居,对道教力倡后,北宋真宗、徽宗皇帝等对道教也身体力行。延续至金、元,由于两代统治者文明程度相对较低,他们对正宗的儒家文化都曾一度表现冷漠,而对佛、道等教则因其固有的崇天敬鬼思想而力行倡导。

  三是中国儒、释、道三教长期互相促进影响的结果。三教合一的思想,早自东汉时期已初露端倪,南北朝之齐梁间道教学者陶弘景更为之身体力行。经隋、唐、宋三朝长期发展,三教融合遂成为一种社会主潮。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各种道教新派,无一不以调和三教为其宗旨。

  四是新道教的产生,也是道教自身发展的一个总结。新道教内丹说的萌芽有人认为是在隋代,以开皇年间罗浮山道士青霞子苏玄朗撰写《旨道篇》和《龙虎金液还丹通玄论》等为标志。再后李唐时期有陶植的《陶真人内丹赋》、刘知古的《日月玄枢篇》、崔希范的《入药镜》、羊参微的《元阳子金液集》、林太古的《龙虎还丹诀颂》、吴丹的《内丹九章经》、张元德的《丹论诀旨心鉴》等,均在其中涉及到一些内丹修炼的思想。唐末至宋初,内丹说著作如钟离权的《灵宝毕法》、《云房三十九章》,吕洞宾更有诸多阐发内丹修炼思想的诗词。施肩吾的《钟吕传道集》、《西山群仙会真记》,彭晓的《还丹内象金钥匙》,陈抟的《无极图》等。到张伯端的《悟真篇》,进一步把内丹学系统化,内丹修炼思想因而深入人心,成为道教修炼的主要手段。

  现本《西游记》故事的流行时代地域及其思想意识形态的特点

  《西游》故事之流行远自唐玄奘取经归来即已开始。初步具备现今《西游记》故事雏形(即猴行者这一人物的出现)的作品,当出现在北宋时期或北南宋之交。因为目前所见《西游记》猴行者故事的最早文献,是南宋刘克庄释老诗十首其四中之“一笔受楞严义,三书赠大颠衣。取经烦猴行者,吟诗输鹤阿师”(1)。钱钟书《小说识小》据此谓:“《西游记》事见南宋人诗中,当自后村始。”(2)依笔者之见,此时猴行者故事既已见诸文人的吟咏中,其流行在当时可能已十分普遍。现所见存的白衣秀士猴行者与另外六人助唐僧西天取经之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,其中的故事,当与刘后村所述故事十分接近或就是同一故事。而此后出现的、今天可资考证的有关《西游》故事之院本、戏文、杂剧中之人物故事,开始与今之《西游记》故事类同,表现了与上之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较显著的不同,如钱南扬《宋元戏文辑佚》中之《王母蟠桃会》、《陈光蕊江流和尚》,元人吴昌龄《唐三藏西天取经》及稍后之《二郎神醉射锁魔镜》、《二郎神锁齐天大圣》杂剧,朝鲜汉语教科书《朴通事谚解》中所载《西游记》故事,以及《永乐大典》卷13139送字韵梦字类所载《梦斩泾河龙》等,与今之《西游记》故事在情节上已基本一致,完全可视为同一系统(虽然语意描写上有所区别)。其引书标题也作《西游记》。孙楷第先生也曾断言:“则明初确有《西游记》一书,远在吴书之前也。”(3)于此可证,从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到现本《西游记》故事系统的正式确立(即孙先生所言明初的《西游记》),至少南宋刘克庄(1187—1269年)生活的时代即公元1187年(金世宗大定二十七年,南宋孝宗淳熙十四年)以后到1368年明王朝建立这大约180年间是一个关键时期。而这个时期也正是北方新道教创立并得到蓬勃发展的时期。

  据元代王鄂《重修太一广福万寿宫碑》,金天眷年间(1138—1140年),河南汲郡人萧抱珍正式创立太一教。该教以“度群生于厄苦”相号召,“本之以湛寂,而符篆为之辅”,“其冲静玄虚,与祈禳祷祀者,并行不悖”。金正隆年间(1156—1160年),萧抱珍“以神道设教,上动人主,所在翕然从风”(4)。此后,太一教风靡一时。

  金皇统二年(1142年),沧州乐陵人刘德仁自称老聃骑青牛过其家,传以经书,创立“真大道教”,“俾兴大道之正教,以度末世之黎民”。(5)“受其教者,风靡水流”。金大定十四年(1174年)后,金世宗诏刘德仁居天长观,其教因而传至中都及其周围地区。五祖郦希成时,真大道由山东、河北发展到河南,并得到元宪宗的支持。八祖岳德文时,传至陕西、川蜀及江淮,仅江南就有道观四百。

  金正隆四年(1159年),四十七岁的终南山刘蒋村人王重阳甘河证道,二年后,在终南山南时村掘穴为庵,取名“活死人墓”,自题“王害风之灵位”木牌。大定三年(1167年)王重阳到达山东近海地区传教。先后收七大弟子。以“澄心定意、抱元守一、存神固气”为“真功”;以“修仁蕴德、济贫拔苦、先人后己、与物无私”为真行;功行俱全,故号“全真”(6),创立全真教。此后全真教大行于世。


友情提示:支持键盘左右键“← →”键翻页
相关推荐:
  • 解读西游记道教思想论略 仙界道门的荣幸与尴尬

    2016-07-15 13:46
    上世纪二十年代,一场全盘否定清人《西游记》研究成果的飓风横扫学术界。胡适不无愤激地宣告:“《西游记》是被这三四百年来的无数道士和尚秀才弄坏了”,清人的种种说法,“都是《西游记》的大仇敌”[1]。鲁迅亦认为,清人的“劝学”、“谈禅”、“讲道”诸说,都是“三教之徒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