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游记》作者研究回眸及我见 西游记真的是吴承恩写的吗

2016-07-15 13:58 来源:xiyouji.com 作者:西游小编
现存所有的《西游记》明代繁本刊本,全都没有注明作者姓名。现存最早的繁本刊本世德堂本卷首,载有陈元之的《刊西游记序》,其谈到《西游记》的作者时这样说:“《西游》一书,不知其何人所为,或曰出天潢何侯王之国,或曰出八公之徒;或曰出王自制。

  《西游记》的作者问题,被称为中国文化史上难解的斯芬克司之谜。其扑朔迷离,大起大落,在古代作家研究上确为罕见。适逢新世纪之初,对此一问题的回顾与探讨,将有利于研究的健康发展。故略陈己见,以求教于同仁。

  一

  现存所有的《西游记》明代繁本刊本,全都没有注明作者姓名。现存最早的繁本刊本世德堂本卷首,载有陈元之的《刊西游记序》,其谈到《西游记》的作者时这样说:“《西游》一书,不知其何人所为,或曰出天潢何侯王之国,或曰出八公之徒;或曰出王自制。余览其意,近跅□(左足右也)滑稽之雄,卮言漫衍之为也。”可见,世德堂本刊刻时,作者已不可知,但与某王府有一定关系。

  然而,进入清代,所有的《西游记》刊本又都明确说明为“长春真人邱处机”著。此举今天看来虽然略显荒谬,但也不是毫无缘由。金末元初,全真道士长春真人邱处机确曾应元太祖成吉思汗的召请,远赴西域大雪山朝见成吉思汗。不过,邱处机本人并没有写过《西游记》,倒是他的弟子李志常记述此次行程,写了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一书。此后,元樗栎道人秦志安《金莲正宗记》“长春邱真人”条,在历叙邱处机的生平事迹后说:“所有歌诗杂说、书简论议、直言语录,曰《蟠溪集》、《鸣道集》、《西游记》,近数千首,见行于世。”直接把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置于邱处机名下,并径称之为《西游记》。元人陶宗仪《辍耕录》“邱处机”条亦有类似记载。清代初年,《西游记》的评论者汪象旭即根据此类记载,将邱处机的大名冠于其所评点的《西游证道书》卷首,并伪作(?)了元代诗人虞集所写的序言。于是,此后便以讹传讹,清代所有《西游记》刊本,便都承袭了汪象旭的谬误。

  其实,当时不少学者就从这种谬误中看出了破绽。纪昀就认为,《西游记》中“祭赛国之锦衣卫,朱紫国之司礼监,灭法国之东城兵马司,唐太宗之大学士、翰林院、中书科,皆同明制”,故断定“《西游记》为明人依托无疑也”(《阅微草堂笔记》卷九,《如是我闻三》)。钱大昕则从《道藏》中抄出了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,认定“村俗小说有《唐三藏西游演义》,乃明人所作。萧山毛大可据《辍耕录》,以为出邱处机之手,真郢书燕说矣”(《潜研堂文集》卷二十九,《跋〈长春真人西游记〉》)。淮安人吴玉搢等人则发现,《淮安府志·艺文志一·淮贤文目》在淮安人吴承恩名下,有如下记载:“《射阳集》四卷□册,《春秋列传序》,《西游记》。”同书《人物志二·近代文苑》又记载曰:“吴承恩,性敏而多慧,博极群书,为诗文下笔立成,清雅流丽,有秦少游之风。复善谐剧,所著杂记几种,名震一时。”再加上《西游记》中运用了不少淮安方言,因而,吴玉搢、阮葵生、丁晏等人,便将吴承恩和小说《西游记》联系起来。至上世纪二、三十年代,又有鲁迅、胡适、郑振铎等学者出,对《西游记》的作者作进一步考证,肯定了吴承恩的著作权。自此以后,吴承恩说几乎成为学术界的共识。

  但是,不同意见仍然存在。最早的不同观点,是1933年俞平伯在《驳〈跋销释真空宝卷〉》[1]中提出的。此后,中国港台的张静二、张易克、陈敦甫、陈志滨,日本的小川环树、太田辰夫、田中严、中野美代子,英国的杜德桥,美国的余国藩等,都不同程度对吴承恩说提出怀疑[2]。新时期大陆学者对吴承恩著作权的怀疑,由章培恒先生首先发难,续有杨秉祺、陈君谋、金有景、张锦池、刘勇强、黄永年、李安纲、黄霖、孙国中等从不同角度深加探讨[3](各家观点出处见注。下引各家观点仅以“×××语”出之)。综合诸位先生怀疑吴承恩说的理由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  1、《淮安府志》“既没有说明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是多少卷或多少回,又没有说明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著作”(章培恒语),因此,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吴承恩名下的《西游记》就是通俗小说,而不是同名的游记或地理类著作。

  2、“明清官修的地方志都不收章回小说。《淮安府志》著录的《西游记》必非章回小说”(杨秉祺语)。

  3、“清初黄虞稷所撰的《千顷堂书目》卷八史部地理类中”著录有:“吴承恩《西游记》。”可见吴著《西游记》并非小说,“乃是一部通常意义上的游记”。吴承恩曾有荆府纪善之补,“假如他写一游记性的作品,记述其赴任途中之所经历,而名之为《西游记》,那是毫无不合理之处的”(章培恒语)。

  4、虽然《淮安府志》说吴承恩“复善谐剧”,《西游记》又的确存在着不少诙谐笔墨,但仅仅由此把吴承恩和小说《西游记》联系起来,“正是犯了以局部代替全局的毛病”(章培恒语)。“所谓‘谐剧’,即是喜剧”,不能排除吴承恩是“戏曲作家的可能性”[4]。

  5、《西游记》“多淮安方言”的说法“并不确切”,“作品的真正淮安方言,不是很多,而是很少”,“实是长江北部地区的方言与吴语方言并存”(章培恒语)。

  6、过去曾把吴承恩的《二郎搜山图歌》、《禹鼎志序》等作为吴承恩写作《西游记》的旁证,这些旁证“也都难以成立”(章培恒语)。

  7、百回本二十九回的回目是“脱难江流来国土,承恩八戒转山林”,第七回和第九回又分别有“受籙承恩在玉京”、“承恩的,袖蛇而走”等字样。“如果吴承恩真是作者,何致在这里用上‘承恩’二字,而且用在形象并不光辉的‘八戒’前面”(黄永年语);“旧时文人,对名字很重视。这样漫不经心地把自己的名字嵌入小说中,是否不近情理呢”(刘勇强语)。

  8、比较《吴承恩诗文集》与《西游记》,有“七点”可以说明,二者的“思想和风格存在着明显的不同”;世德堂本“若果真为吴承恩所撰,当属天上人间奇迹中的奇迹”(张锦池语)。

  9、《西游记》主旨在于敷演道家“金丹大道”。吴承恩是一介儒生,不懂“金丹大道”,不可能也没有时间写出这部“道书”来(李安纲语)。

  同时,有些学者还提出《西游记》作者的其他种种说法,如许白云说、华阳洞天主人说、陈元之说、李春芳说、唐新庵说等;亦有人仍坚持邱处机(或邱处机门人、史真人弟子)说[5]。但这些说法都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,姑录以待考。


友情提示:支持键盘左右键“← →”键翻页
相关推荐:
  • 问答西游记的作者是谁?西游记真的是吴承恩写的吗?

    2016-01-29 14:38
    《西游记》的作者是谁?数百年来一直是一个历史悬案。二十年代,胡适与鲁迅从清代学者中论证出《西游记》作者是淮安嘉靖中岁贡生吴承恩。但是,从目前所能见到的各种《西游记》版本,都没有一部是署名吴承恩所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