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里的“抄袭门”:是抄袭,还是开放源代码?

2016-04-11 13:38 来源:xiyouji.com 作者:西游小编
从车迟国出来,就来到了通天河。 通天河故事要怎么读?不要读后半段,偷窥观音菩萨,说你呢——我说的是猴子。 要读前半段。后半段无非是打怪,请菩萨,前半段简直可以当一部社会风俗史来读。最有意思的是,通天河故事,竟然是《西游记》里抄袭门频出的一段故事。

  从车迟国出来,就来到了通天河。

  通天河故事要怎么读?不要读后半段,偷窥观音菩萨,说你呢——我说的是猴子。

  要读前半段。后半段无非是打怪,请菩萨,前半段简直可以当一部社会风俗史来读。最有意思的是,通天河故事,竟然是《西游记》里抄袭门频出的一段故事。

  两篇故事的相似度

  八灵感大王之前,不妨发一段文字,诸位看看有什么蹊跷:

  问:“老丈有几位令郎?”

  高老槌胸道:“可怜,可怜。说甚么令郎,羞杀我也。老拙今年六十三岁,舍弟今年五十九岁,儿女上都艰难。我五十岁上纳了一妾,生得一女,今年才交八岁,取名唤做‘一秤金’”。

  问:“怎么叫做‘一秤金’?”

  老者道:“我因儿女艰难,修桥补路,建寺立塔,布施斋僧,有一本帐目,到生女之年,却好有过三十斤黄金,三十斤为一秤,所以唤作‘一秤金’。舍弟有个儿子也是偏出,今年七岁,取名唤作‘高关保’。”

  问:“这样取名何意?”

  老者道:“合下供养个关王爷爷,因在关爷位下求得这个儿子,故名‘关保’。”

  一脸蒙圈,怎么陈家庄的陈澄、陈清忽然姓高了呢?这难道是《西游记》的另一个版本?不是的,这是另一本书:明邓志谟的《咒枣记》!这个问话的人,是有名的萨真人萨守坚,这个要吃童男女的妖怪,就是后来被萨守坚收伏了的王灵官。这时他叫“王恶”,是当地的一个恶神。萨守坚烧了他的庙后,王恶一直暗暗跟随在萨守坚身旁,只要萨守坚一有过错,就要举鞭打死。谁知萨守坚十二年内,一毫过错不犯。王恶终于感动,萨真人收伏他作为部下护法,改名王善,这就是道教第一护法神王灵官!

  如果论文查重的话,这段和《西游记》的相似度恐怕要超过80%!

  这段故事怎么从《西游记》里跑到《咒枣记》里了呢?很可能是《咒枣记》抄的《西游记》。因为学界认为,邓志谟活动时间是万历中晚期到崇祯时,这时候,百回本《西游记》已经印出来了。

  所以我们可以判《咒枣记》抄《西游记》了,可以判邓志谟要向《西游记》及出版商道歉了?

  然而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!

  通天河鲤鱼精的创意是抄来的?

  这段故事,文字上也许确实是《咒枣记》抄《西游记》,可是创意上,恐怕恰好反过来,是通天河故事抄的萨守坚故事了!因为这个故事本来是萨守坚的,这个故事可以上溯到元代,《三教源流搜神大全》以及后来的《搜神广记》《增补搜神记》里都有,当然各家记载不太一样,甚至还有矛盾之处,综合一下大概是这样的:

  有个古庙为江中怪物占了,要吃童男童女。正赶上萨守坚来,大怒道:“这样的邪神,贫道一定要烧他的庙!”于是把庙烧了。

  这个故事的梗概,基本上就是这样。有时说是江中怪物,有时不说怪物是谁,有时还和王灵官扯上关系。一直到明代朱国桢的《涌幢小品》,这个故事基本还是这样,只是从湖北搬到了福建,地名、妖怪、被占的庙都换了:

  宋绍兴年间,福建的建阳县横山王庙很灵验,当地人祭祀,一定要用童男女,否则就要降灾。萨守坚真人听说了,就来到了建阳。这时大儒朱熹在福建。横山王听说了很害怕,就托梦给朱熹,说:“现在庙里那个神不是我啊!那是最近有一条大蟒蛇,把我赶走,把我的庙占了。这些年的祭品,其实都是它吃了,我也是受害者。萨真人不能治我的罪啊。求求你帮我个忙,和萨真人说个情吧。”朱熹问:“萨真人在哪里?”横山王说:“你去城里的关王庙找一找。”朱熹第二天去了,果然见到关王庙里有一个道士,赶紧说知此事,萨守坚说:“既如此,横山王也没什么罪过,只是庙肯定是留不得了!”只听一声雷响,远处横山王庙大火腾空,瞬间烧作灰烬!

  萨守坚的故事早,通天河故事晚。而且萨守坚故事通看下来,是一套流传有序的故事。鲤鱼精故事是孤立的。所以,只能是鲤鱼精故事抄的萨守坚故事的创意,而不是反过来。要么是江里的妖怪占了古庙,要么就是大蟒蛇赶走了横山王,反正都是冒充神灵,要吃童男女。《西游记》通天河里住的原本是大白鼋,鲤鱼精是后来的,将白鼋赶走,占了“水鼋之第”,然后在附近装神弄鬼,要人们用童男童女祭它,否则降灾。甚至连陈家的男孩叫“陈关保”,也不能说就和萨守坚住的这个关帝庙一点关系没有!那个通天河,恐怕就是比着长江写的。那个鲤鱼精,恐怕就是比着萨守坚灭的那个“江怪”或大蟒蛇写的。

  连环抄袭门

  所以可以这么讲,萨守坚同学读硕士的时候,写了一篇优秀的硕士论文,鲤鱼精同学写论文时,抄了萨守坚同学的这篇论文,但抄得很巧妙,只抄了观点,文字是自己组织的。谁知萨守坚同学硕士毕业后,没有继续读,工作了几年回来读博士,在网上把鲤鱼精同学的硕士论文搜出来了。下载之后一看,靠,这不就是我的观点吗?许你抄不许我抄?就把鲤鱼精的硕士论文文字都没动地抄了一遍。

  哪知道论文查相似度,是只能查文本,不能查观点的!萨守坚同学太实诚了,《咒枣记》这一段,简直把《西游记》几乎是全文照抄,就是把老陈家换成了老高家,这手法也太拙劣了。你就不能把你的硕士论文好好改改吗?何苦抄人家的!

  所以,《咒枣记》冤大发了!《西游记》显然比《咒枣记》抄得高明呀!抄萨守坚的创意,化用得天衣无缝。所以,《西游记》成了经典,《咒枣记》成了末流!

  好吧,我们不用抄袭这个词,翻多了就知道,明代通俗小说,创意上、文字上,总是相互借鉴的。古代的小说,本来就是互相交织的。

  这里多扯一句,占了庙宇的这个妖怪,在襄阳就是江中妖怪;在福建,就变成了蟒蛇精!这正是一个故事流传到不同的地区,就会根据本地区的特色改内容。因为福建那边,蟒蛇作怪,吃童男童女,是从古就有的。比如我们小时候就知道的李寄斩蛇的故事,也是发生在福建:

  闽中有庸岭,高数十里,山洞里住着一条大蛇,长七八丈,大十余围。每年要吃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女,一连吃了九年。有个叫李寄的小女孩,主动要求去杀蛇。她带了一把宝剑,一条大狗,把一个甜饭团放在洞口,蛇闻到味道伸头来吃,李寄就放狗去咬,又用剑连连砍蛇,把蛇砍死了。

  这个故事大家都知道,但里面有些细节,是值得注意的。第一是李寄杀蛇的位置,她是去了“至庙中坐”,把饭团“以置穴口”。第二是蛇受伤后,“蛇因踊出,至庭而死”。也就是说,蛇是从洞里窜到“庭”里死的。蛇洞当然没有庭,这个庭只能是庙的院子。第三是村里还有为蛇代言的巫师。这正说明李寄斩的这条蛇,蛇洞前面是当地人为它修的庙。这和通天河旁边修一座灵感大王庙,正是一致的。

  所以这些民间故事,就像开放源代码一样,改一下接口,就可以用在自己的书里,抄来抄去。抄习惯了,也不忌讳了。被抄的也没办法追究,大不了再抄回来。谁想到今天有论文查重系统,能一个一个地扒出来晒?所以建议今天喜欢抄论文,甚至抄别人著作的学术界人士,不如穿越到明朝写小说去,你们是属于那个时代滴。